作者:2012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策展人:弗朗索·萨瓦尔(法国尼埃普斯摄影博物馆馆长)


  一、




  影像与世界融为一体,不论善恶,不在乎摄影的好坏。在摄影最终的大量产出中,能剩下的只有故事的妥帖性以及它们在我们记忆中的持久性。这就是摄影的叙事。无论业余还是专业的成品,都与生活联通;有时候司空见惯,说起来和总归中举;在最好的情况下,它们具有编年史和珍闻的价值。经常出现的情况是,一些影像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虽然从未停止过释放信息。在我们详细讨论完所有细节后,似乎什么都有意义。摄影的叙事有一种强制的普遍性,似乎不在乎琐碎无趣,总是试图超越对事件的喋喋不休。



 



  在一张照片中,并没有什么重大事件,更少有决定性的时刻。图像与世界交融,不需要对错,无所谓真相与谎言。那些好为人师的按快门的人,仔细在寻找人们从不知道的精准与精确。他竭力展现事物与社会功能背后的法则,声称描绘了个人与社会的环境,其实充其量是在随后的研究、分类和理性命题中揭示出一种类同于植物学的分类而不是展示很有可能的事。摄影叙事应该诉诸观察,但事实上的观察很少且无助于对事件的理解。从始至终,摄影所做的一切都让我们想到事情永恒的开始。每个个体都在重复和重新体验平生的经历,前辈和当代人的影响之间没有传承一种可资利用的财富。



 



  描述的方法连同它所产生的乏味感,无视了一种更有注意力的接近性,即贴近我们自身的理解力:一个摄影叙事,无论如何是一个现实的产物。



 



  所有摄影的唯一真实性,就在于彻底改变我们习惯的能力,因为它使我们显得更美,更不朽,更庄重,更富有洞察力。



 



  但是,我们真的需要理解影像吗?在影像的遮蔽中,各种元素相继而来,我们无从分辨其中隐含的任何思想。摄影的影响所提供的,并非世界的假象:它模仿着总体,并以缺失来自娱。浮现出来的观念被系列影像所产生的无休止的叙事断面所扰乱。笛卡儿哲学中的一致性,是摄影建构中显而易见的缺席者。在叙事的结尾,意义并未被揭示出来:意义对叙事的渗透和穿越,有时是一种自我牺牲。但争论并不是没有逻辑的,即便动作早已结束,人物也宿舍踪迹难寻。故事的美好即在这里,即话语集合了形式的多重角度和矛盾性质。




-------------------------------------------------------------------------------------




  接下来看一组新华社记者沈伯韩在俄罗斯拍摄的照片(照片顺序参考沈伯韩在色影无忌网上做的在线影展):记忆·现实 有关俄罗斯


  沈伯韩的图虫链接是:http://antonis.tuchong.com/


  虽然资料有限,但我仍掌握这个组照的文字信息。只是,倘若我故意剥掉文字,大家是否还认为这是一种精彩的叙事?无忌影展的播放似乎有点问题,但是仍建议大家可以听着影展网页的背景音乐,来观看这个富有忧郁色彩的组照。


  它的有趣之处可能还在于,沈伯韩保留了彩色的版本,我有幸也看到了经过他重新编排过的那一组照片几乎一样的《俄罗斯人》,但是照片的顺序却截然不用,那又是怎样一种叙事呢?我希望可以和他取得联系,把那一组照片也展示给大家。




  2012.11.5

1<br />

1

2<br />

2

3<br />

3

4<br />

4

5<br />

5

6<br />

6

7<br />

7

8<br />

8

9<br />

9

10<br />

10

11<br />

11

12<br />

12

13<br />

13

14<br />

14

15<br />

15

16<br />

16

17<br />

17

18<br />

18

19<br />

19